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泰科钢铁网,钢铁论坛,钢铁技术网、钢铁技术论坛,冶金技术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科电气北科亿力皓钢金属
查看: 75|回复: 0

钢贸那点事(8)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189

帖子

62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23
发表于 2018-2-8 23: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2  国企

  什么是国企业,国企业的职责又是什么?
  百科一下:什么是国企业?
  国有企业仅指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投资或参与控制的企业。在中国,国有企业还包括由地方政府投资参与控制的企业。
  其职责是什么?
  国有企业作为一种生产经营组织形式同时具有营利法人和公益法人的特点。其营利性体现为追求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其公益性体现为国有企业的设立通常是为了实现国家调节经济的目标,起着调和国民经济各个方面发展的作用。

  说通俗点就是,国企就是国家控股的企业(最少超过50%),它的作用与其它性质企业相比,除了要挣钱带就业之外,还有重要的一块就是其公益性。其要填补社会行业发展的空白,其要为实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做努力,其要为国家调整经济结构、防止经济失衡做努力、其要平抑经济波动,为经济社会的稳定和协调发展做贡献。
  当前国企业大致可分为地方性国有企业,和大央企。理论上来说,国企是国家的,而国家是人民的,所以国企也应该是人民的——别笑,理论是这样——那毫不客气的说,国企,尤其是大央企,除了对外业务(毕竟这里的人民指的是中国人民嘛)外,赚钱并不是放在第一位,其公益调节性才应该摆在首位!(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虽然说赚钱不是第一位,但这和那些亏得连爹妈都不认识的国企是两个原因)

  而当今天中国的这些国企干出来的成绩,部分企业的所做所为,对得起其应付的职责吗?
  好,下面说回钢材贸易。
  “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要帮别人出资,又要选钢材呢?第一,这玩意交易资金量大,市场对资金的需求也大,而资金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优势,我们不缺钱;第二钢材好保质,好保量。不像别的商品比如蔬菜大豆等又分季节性,又不好保存,还容易变量。钢材可以说是目前非常具有性价比的保质产品。虽然说这两年价格起伏也有点大,但相比之下还算是比较可按,毕竟这玩意也是国家支柱性的产品。第三呢钢材这玩意也易存放,好监管。等等吧,所以啊,所以选择钢材非常的合适。

  我们给市场出资,交易资金量大,销售额也高,收益呢也非常稳定,只要风险可控,应该说是非常好的项目……”

  以上是某国企内部会议的某同志的发言。
  归纳的不全面干练,但我相信代表了一大部进入这个行业国企的心态。
  
  说到根源呢,一开始涉足这个行业的国企倒也不是完全凭着钱多。一些大央企由于业务的拓展,自身的建设就需要很多材料供应,于是便专门成立物资供应公司来负责集团的采购,时间一长钢材便变慢慢被筛选出来了。再加之钢贸商的迎合,于是带动更多国企进入。

那实际演变到最后国企参与钢贸融资环节是什么?

  是国企凭借着自身的信用和招牌,拿着银行的钱,以货物销售的名义,为下游企业进行融资,自己从中赚取差价。
  违法吗?我不知道,但肯定违规。
  目前市场上的国企业参与的操作大概有以下几类:
  1、为钢贸商/钢厂出资,定期收益;
  2、自己不出资,只在中间做监管,收取一定费用;
  3、不出资,只是参与其中,相当于变相为交易提供担保。

  4、建仓库(一般和别的方式共同进行);
  5、自购钢材销售
  下面先上张图,这里面涉及到了三个国企业:
  其作用分别为:
  钢贸商A和B是一家;
  “国企2”
  为核心,他是出资方。但是为了方便出款,以及将来在账务上体现交易对手是国企,所以他需要让钢贸易商再找一家国企做为对手来交易。这里面有风险怎么办?没事,国企1敢做,我为什么不敢做;
  “国企1”相当于在这里拿自己的招牌,做了个类似担保的业务。从自身来说,我收到钱了留下利润,余下付给上家,货我收到了再付给下家,至于别的我不参与。不花钱,能挣钱何乐而不为。有风险怎么办?没事,国企2钱都敢出,我一分不损失,为什么不敢做;
  国企3通常在这里不与主线发生业务,但一般是国企2会支付一定的费用,我的货你得给我看好了,丢了你得赔;
  仓库:有时候就是国企3自己的,有时候也会是钢贸商A的(别人不知道);

  钢厂:这时候其实就是一个虚拟的角色了,可能前一两笔真去买点货,好让后面的国企3有活干,去监管。但是后期钢贸商根本不把钱拿去买货。
  若发现钢贸易商没去订货怎么办?
  国企1知道了,关我屁事,我只是过一笔账;
  国企2知道了,问下怎么回事吧,真要是没货我也不怕,到时候找国企1要就好了,他们跑不掉的;

  最后出事了怎么办?
  国企2:国企1你还钱,要么你还货我我!
  国企1:滚,你们谈好的项目,钱我没花一分,找我要毛。A给我货,我就给你货,A还我钱,我也会还你钱。

如果上图再加上担保公司,再加上联保互保公司参与,哪怕就是一单出事还不上款了,最后连带倒霉的就好多家。这时候所谓创新的联保互保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链条毒药了。
  若或者货是有,但同时又被钢贸商再压给银行或是别的国企,再其中加上担保公司,扯上仓库……我都没办法再用文字叙述清楚了,你说这事怎么处理?这锅粥糊透了,大家还得硬着头皮等着吃不肯散去,也不能散去……
  就以上图来说个实例。某国企2给钢贸商出资之后到期不能收回。按上图所示,实际上是钢贸商把钱花了,从道义上来说肯定得去找钢贸商还钱。可是从程序上来说不管是要“退钱”,还是要“发货”,都只能去找国企1。
  经历周折之后国企2向法院提请民事诉讼,将国企1列为第一被告,钢贸商A列为第二被告。于是三方都请律师一通折腾之后,国企2又调整顺序将钢贸商A列为第一被告,将国企1换成第二被告;
  一审判决之后,钢贸商和国企1败诉。国企1开始发力——开始无所谓,你爱告不告,反正我要是赢了那没我事,我要是输了我再告钢贸商就是了,总归一句话,我没用钱我也不可能还钱给你。况且我们都是大国企,我还怕你不成?——遂再上诉,提请二审。
  再重新组织证据,态度积极配合法院,申请法院调节。大意表明自己没用钱,你告我也没用,况且我自身官司也多了去了,这事真别找我了。况且钢贸商自己也承认钱不是我花的,干嘛纠着我不放呢?
  法官也认为说的有事,便询间国企2,愿不愿意抛开国企1,这个案子只单起诉钢贸商?
  国企2,我傻啊,起诉钢贸商要是有用,我还弄到现在?他要是有钱能还我还用走到今天这一步?国企1家大业大,程序上他绕不开,也是我最后的希望。什么都可以放,唯独国企1不能放。
  好,大家来斗吧。反正我们都不缺钱,不缺人,不缺精力!
  几个月后国企2看事情发展无望,再出一路走刑事路线将钢贸商负责人抓了……有作用吗?没作用,但是解气!

一直在说国企干好了是奇迹,干不好是常态,这话虽有偏颇,但也不是没有理由的。笔者就述以自己一斑之窥,让大家自测全豹之貌。
  以下叙述是将多家国企经历融合一起,各位权当做是故事来看,切勿对号入座:
  某国企(大央)在钢材贸易发现商机,但由于种种限制,迫切需要成立新公司来运作(具体原因就不交行了)。于是将新公司计划上报总公司,经过总公司会议讨论之后方案通过。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新公司的组建了,董事长要配、副董事长要配、总经理要配、副总经理要配、总经办的人员要配、分管行政人事,分管仓库,分管风控,分管融资的各部门副总都要配上。财务总监,财务经理这么重要的角色当然得要配上。

  好了,万事俱备,等等,还没有,搞了这么长时间,居然忘了要配业务人员了,这个岗位也很重要,谁能胜任,有没有懂钢材的?呃,这个没有?没事,没事,业务副总由我们自己人来做,再从外面招个懂行的部长或是部分经理吧,不就是花点钱嘛……
  再往下的什么市场部宣传部,网络部门什么的,需要什么就配什么好了。各部门跑脚的小弟小妹看着招就好。
  公司成立了,下面就是着手开个动员大会了,要是能把上级公司、上上级公司领导请过来,那阵势才好看。
  会议开得非常的隆重,气氛热烈而祥和。最后由业务部门某负责人发言说,“当前我们新成立,我认为目前与某某公司合作,凭借我们**的品牌优势,肯定能……”话音未落,大领导脸就变了:“我们**公司还需要跟别人合作?要做就做第一,除此我们丢不起这个人!”
  平时什么什么上级来人全程接待,什么过节送礼Pad一买就是几十个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下面挑几个事情大家自己去品味。
  俗话说会议上能决定的都不是事,重要的事情都不是会议上决定的。所以你在他们的会议上会看到“奇怪”的景象。当大领导说要做什么,下面由大家来讨论下是否有不同意见的时候,保证鸦雀无声。被点到名不得不说也只会说同意;当遇到问题大领导问需要怎么解决的时候,基本不会有人说我认为这事应该怎么办怎么办。哪位领导这时候如果提出了意见,后面也会是一片默认或是赞同之声。如果不是侵犯到自己的利益,那么所有的会议审批我不可能去做反对之声。原因很简单,第一,反对是需要理由的;第二,你反对不成功让自己下不了台,你反对成功了以后按你说的办出了事你得担着责任;第三,所有说的话都有会议记录,尤其是最先提出观点的人。

我不能一刀切的说全是这样,但不可否认的是越是行政级别高的公司,越是规模大的公司,上述的现像也越严重。
  所以这现造成了国企的两个常见的现像:
  1、有魄力,敢改革的大领导往往能带领公司做出突出的成绩;
  2、主张改革,个性张扬的领导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国企的作风
  2012年该公司业务部、风控制部与钢贸商谈好一笔业务2千万,为了方便出款,也为了便于向领导汇报,要求付款对像也得一家国企,于是钢贸商便如上图例找来了“国企1”。
  为了方便叙述,本公司仍用上图中的“国企2”来表示,交易流程如上图不变,过程如下:
  钢贸商分别向这两家国企提供了另一方的资质(国企1和2业务人员从未谋面,中间的文件合同等均由钢贸商传递)
  钢贸商A与国企1签订销售合同,将钢材卖给国企1。——收全款,45天后交货;
  国企1与国企2签订销售合同,将钢材卖给国企2。——收全款,45天后交货;
  国企2与钢贸商B签订销售合同,将钢材卖给钢贸商B——先收20%货款,90天后收余下80%货款,90天后交货。

  同时钢贸商A和B私下再和国企2签订担保合同,担保这次交易全部环节如果出现任何问题,均由A和B公司负责。
  合同签好,B公司保证金打到国企2,国企2的二千万便迅速出款了。45天后监管公司反馈,并未收到货物。
  国企2的业务人员开始找钢贸商A,问货在哪里?(大家都知道,按合同是国企1交货给国企2,应该找国企1要货。但实际上大家也知道,问题肯定出在钢贸商那里了)。钢贸商告知,货订了,但钢厂货还没发出来,还在催。国企2不相信,便要求查看与钢厂的订货合同,合同拿到后发现是伪造,钢贸商根本没去订货!随后钢贸商坦白确实没有订货,钱花了,但是保证45天后(即总共90天)会以钢贸商B的名义把另80%款还回来,只要钱回来了,货不货的就不重要了,反正事情就这样,现在外面风声鹤唳,你们看着办吧。

  业务人员随后回公司向部门领导汇报,部门领导觉得事情太大,自己担不了,便汇报总经理(总经理负责日常业务,董事长/副董事长只是上级公司挂名)。
  于是公司立即召开小范围会议,商讨解决方案。最后拿出的方案是先盯着钢贸商,催他要么赶紧发货,要么提前还款。但合同毕竟还没到结束期,暂不上报。
  此期间国企1也找钢贸商要过货,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已经与国企2达成协议了,到期会直接还款,不用催了。国企1想想也是,国企2都不催,我帮着催什么,出款的人不急,我中间人没必要做这种不讨好的事。
  再45天后(最黄金的45天过去了),想都不用想钢贸商肯定没有钱还。国企2着急了,开始对钢贸商软硬兼施,一边业务人员声泪俱下谈感情,一边放话威胁我不好惹。

  光放话看来是不起作用了,先发函吧,程序上得先给国企1发个函,再给钢贸商A和B发个函。这算是正式一步,将来万一有什么好歹给上头也有个交待。
  函发了,照样不顶用。估计这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别人家虽然货权有争议,但好歹了算有,我们倒好,压根货影都没有。
  货是没得抢了,那抢资产吧。查!查钢贸商名下有没有财产,要有的话能覆盖掉也成。结果出来了,资产倒是有,但这东西需要评估,得要时间。
  该企业便一边评估,一边上报上级公司——上级公司其实也知道了,一个公司这么大家子,见风使舵的还怕没人么?——这一上报,其实也为难了上级公司了,大家想像一下自己要是上级领导怎么办?罚还是不罚?做点动作还是无动于衷?钱损失了事小,路没走对那就是糊涂了。
  罚!总经理,业务副总先革职写检查,其余人员先先处理善后,等下一步发落。上级单位重新派人来全权处理此事,直接像上级公司汇报。
  于是前期基本谈妥的资产覆盖方案搁浅,新上任领导需要重新评估。一查发现我钱是付给国企1的,货也是他没交,至于和钢贸商之间的事情我不管,你们下面以前来往的人你们该要接着要,但公司目前的重心转向找国企1,钱要不要得回来不是重点,程序对了才是重点。
  交锋几次之后发现国企1态度蛮横,一时也没办法。于是在某次国资委会议上向“大哥”申诉,某公司欠我钱不还,您得给做主。大哥笑了笑,都是自己人,我怎么好说什么,转身撂下一句话:“你们的事自己去解决,该打官司就打。”
  大哥发话了,后面不用想了,律师现成的,文件准备好,起诉国企1,起诉钢贸商。什么资产覆盖,多少都不要,除非现款打我账上,不然就只有上诉一条路了。
  另一头国企1也不是吃素的,大领导在国姿委会议上当着大哥面被别人要钱,这个脸丢大了。高层震怒,给我查!所有与此相关人员统统查办!
  下面就是律师斗法了:国企2说很简单,合同是与国企1签的,钱也是打给国企1的,货没收到,你这是合同未履约,要么给货,要么现在就还钱;同时钢贸商做过担保,也诉。
  国企1说,这事不简单,我才是受害都者,是被你们合伙骗了。这是国企2自己给钢贸商融资,从我这里过是为了欺骗他的领导,拉我垫背。现在找我要钱?我又没花你钱,至于具体怎么回事,你心里明镜似的。你跟我签的什么合同,我们连人都没见着面,几千万你就打我账上,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吗?
  钢贸商说,我承认,钱是我花了,现在还不上,你们说的我都认,要是愿意宽限时间就给我宽限,要不愿意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没完没了的拉锯便开始了……

  几个月后国企2的新领导说,我听说开始还有资产覆盖,要不再派人去问问还有没有。回话来了,钢贸商自己前来:当初说的资产已经抵给别人了,现在还有几处房产,估价大概七八百万,要不您先收着,余下的我再慢慢还。
  领导仔细想了想,仔细想了想,想了想——放弃了!
  “我告诉你,除去利息,你欠我1600万,这事不是我手上发生的,不关我的事。现在的状态,如果你能一次性还我,这事就了了,我有功;如果不能一次性还我,我接受了你的这个方案,到时候万一处理不干净,留了尾巴,反而成了我的事。所以你这方案我不能接受。”
  这话太实,太真,太TMD真了,简直就是要进入职场社会,进入国企,进入公务员行列的年轻人必听的话啊!光听完了还不够,还得好好琢磨!

半年后,国企2将案件转刑事,钢贸商负责人被抓,其公司破产,仅有的资产提前被转它处。双方信任全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国企1被纠缠其中,不能自拨……
  至此,各位看官,您还记得起来开始头所述的国有企业应该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应起哪些作用吗?还记得吗?!

节选虚拟经济的定义:“简单地说虚拟经济就是直接以钱生钱的活动。实体经济是虚拟经济的基础,虚拟经济的产生是以货币的出现和信用的发展为前提的,而货币与信用则是商品生产与交换发展的结果,因此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就没有虚拟经济……”
  笔者不懂经济学原理,以有限的认知枉断。实体经济乃是一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和基础,是人类通过劳动而产生实实在在的价值。而虚拟经济只是对实体起到辅助作用,只是在某些地方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切勿本末倒置啊!
  反观现在的某些大地方国企,某些有着“共和国长子”美喻的大央企,本应为国家和人民的财产保值增值,为经济的调节发挥作用,但实际却是凭着“人民”给予的资源,在市场竞争中与民争利。凭着“人民”给的信用,在市场及资本运作中飞扬跋扈。本应走在“创造”的最前沿,可实际却是冲在“收益”的最前头。

  又何止是钢贸,现在哪行哪业,只要有利可图,哪里没有充斥着国企的身影!顶着人民的后盾,不去创造价值,生产价值,却还披着实体的外衣,打着实体的幌子,游戏般将账户上的数字从这个增变为另一个,前赴后继,乐此不疲。这种戕害经济,扰乱经济的做法早已与身负使命背道而驰。其部分“长子”,“次子”的部分行为,又与弑母何异?
  分公司之间抢货,打官司;被同一个客户同一个手法欺骗多次;刚进入行业还一单没成做就被骗好几个亿;出事如无头苍蝇,危机处理方法让人贻笑大方;欺瞒股民;只为保身,不计损失;铺张浪费,好大喜功;对上阿谀奉承,见风使舵,对下工于心计,发个指令都故意含混,让下面的人去揣测,对外则趾高气扬,装腔作势……
  涉及钢贸的企业的名字我就不点了,也算是兑现我不点名的承诺。但你们的总上级国资委若真有心,若真想着一点为国为民负责,也该来好好查查,该处理介入的纠纷也该介入,而不是简单的交由法院处理。钢贸仅仅是冰山一角,他们甚至不满足于钢贸商的资金流量,把资金流到钢厂,流到更上游的矿石,矿砂,涉及资金量之巨,令人咋舌。(PS:附送一条“旧闻”,被喻为中国钢铁物流企业重组第一案的五矿、浙江物产收购科弘系。 有兴趣自行百度)

  民企出了问题,就是老板出了问题,责任还得背负到底。而国企出事了,停职检查,调离岗位。新到任领导对旧账甩手不管,甚至拒不承认。多么严重的事情都能找个替罪羊,盖以“不务正业,深受其骗,认真反思,悔过自新”掩去,他年不久,又能东山再起。悲呼!
  某央企高管曾无比痛苦的跟我说,我辛辛苦苦几十年,才爬到这个位置,就因为这事,现在被革职,这半年来就是不停的写检查,不停的写交待,出来办事情想要报销发票都得提前打申请,薪水也停了,每个月只发一点生活费。
  我心里想着:子叹如今,犹忘初乎?人前显贵,背受利惠,何等风光。今日大浪,尚能自保,子昔日之友尚囚笼中,步寸不行,如鱼待砧板,涕哭之状,又忘乎?——翻译成人话就是:滚你妈的个逼!
  你,还记得该负的职责吗?!

本文转自天涯社区,原作者已将其整理撰写为《钢贸风云》,作为行业书籍,非常具有借鉴意义,欢迎购买该书,尊重原著版权。




上一篇:钢贸那点事(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泰科钢铁网 ( 京ICP备15015126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